金沙棋牌官网平台-金沙棋牌娱乐网址

盘点华语圈令人回味无穷基情电影,你若等我

《春光乍泄》 导演:王家卫 主演:张国荣、梁朝伟、张震 明星网资讯 剧 情:黎耀辉与何宝荣是一对同性恋人,两人同往阿根廷游玩。何宝荣从地摊上买回一盏旧台灯,灯罩上的那条瀑布令两人心驰神往,最后两人得知那是伊瓜苏大瀑布 ,于是相约一起去寻找,却因为迷路逗留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,好景不长,何宝荣嫌黎耀辉太过沉闷,厌倦了这样的生活,在旅途中一言不发地离 开了黎耀辉,消失在马路边的旷野中。两人分手后辉在小酒馆做侍者揾钱,而荣则靠勾搭洋人同志维持生活,但两人的心中仍旧彼此牵挂…… 本文链接:htTp://news.mingxing.com/read/89/266043001.htmL 转载请带此链接 不保留将视为侵权

图片 1

【春光乍泄】某人强烈要求我把春光乍泄排上日程,于看完了这样一部文艺片。颜色的运用,布景和镜头出神入化,梁朝伟和张国荣演技爆炸。黎耀辉和何宝荣作为同性情侣生活在异国,真 相爱相杀。全片有两个重要的地方,一个是香港一个是瀑布,黎耀辉拼命赚钱想要回香港想要去瀑布,维持两人的生活,照顾何宝荣,而何宝荣放荡不羁随意阔绰,终于在无数次争吵和分分合合中,黎耀辉绝望地选择了离开,他害怕何宝荣那句:重头再来。攒够了钱,去了瀑布回到了香港,而何宝荣迷失在阿根廷,当他回头想要找到黎耀辉时,像黎耀辉当初等他一样等待,却再也等不到了。 的确何宝荣受伤那段时间是两人最开心的时光,何宝荣依赖在黎耀辉身边,偶有拌嘴却并没有很浓的火药味,但一旦养好伤又像以前一样,矛盾升级,何宝荣就像永远也难以懂事的孩子,直到失去了才想珍惜。 不论电影中小张的故事还是何宝荣与黎耀辉,都告诉我们无论走多远,最终还是要归属和珍惜。何宝荣之所以放荡不羁是因为他知道黎耀辉是他的港湾,殊不知港湾也有承担不起船的重量的一天。

又一次陷入了春光乍泄。每次看完《春光》都会失眠,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心神恍惚,满脑子都是这段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爱情。我想,这篇文字,就让它作为我对《春光》迷恋的终结吧。

“黎耀辉,不如我们重新来过。”这是电影《春光乍泄》里何宝荣的口头禅。也是众多影迷心中最扣人心弦的经典台词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念夏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黎耀辉,右耳戴耳环的同性恋,木讷且专情;何宝荣,左耳戴耳环的同性恋,拥有一颗不安分的心。

《春光乍泄》是一部由王家卫执导,张国荣、梁朝伟、张震主演的文艺片。王家卫是一位很含蓄的导演,擅长于以细腻、含蓄的手法将主角的心态和情绪展现得淋漓尽致。正如王家卫的其他电影一样,看一遍很难将整部电影中所要表达、传递的感情和情怀看懂,需要我们细细去体会和感悟。

如影片开头所说,两人在一起很久了,中间也分开过,但每次何宝荣对黎耀辉说:“不如我们由头来过”时,黎耀辉都会毫无条件的接纳何宝荣。为着由头来过,二人离开了熟悉的香港,来到陌生的阿根廷,以为没有了那些熟悉的诱惑,何宝荣就不会再抛弃这份感情。

也许,在生活的某一瞬间,你会突然想起某句电影里的经典台词,那时,唯有万千思绪涌上心头。

但不安分的因素终究会被激发,二人的感情周而复始,被分手与和好切裂开来,空白处无一例外的充斥着黎耀辉的伤心和何宝荣的滥交。

可是,爱情并不像何宝荣所想的那样,他以为,那个曾经最爱自己的人,会一直包容自己的任性、小脾气,会一直等待自己,等待自己归来的那天,可他却忘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而他最终也没能等到黎耀辉。倘若在那时,我若懂你,你若等我,该有多好。

尽管没有外界的诱惑,二人仍在去往伊瓜苏瀑布的旅途中分手了。

在1997年,导演王家卫凭借《春光乍泄》获得了第五十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。

何宝荣说:“二人在一起的日子太闷,不如分开一下,有机会再由头来过”。

《春光乍泄》讲述的是一对同性恋人前往阿根廷游玩,两人因好奇而决定去找寻伊瓜苏瀑布,不料中途迷了路而不得不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,结果两人产生了一系列的矛盾而最终分手的故事。

……

何宝荣与黎耀辉是一对同性恋人,两人同往阿根廷游玩,一日,因何宝荣从地摊上买回一盏瀑布灯,灯罩上的那条瀑布令两人心生向往,于是两人决定一起去寻找伊瓜苏瀑布,途中,却因为看不懂地图而迷了路,不得不停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。然而,何宝荣因嫌黎耀辉太过苦闷,在旅途中一言不发而选择离开了黎耀辉,消失在马路的旷野中。

再见面时,黎耀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当酒吧招待,而何宝荣已经有了新的恋人。尽管在阿根廷,尽管在陌生的城市,尽管是不同的人种,尽管讲着不通的语言,仍然按捺不住何宝荣不安分的心。

两人分手后,黎耀辉在小酒馆做迎宾挣钱过活,而何宝荣则靠同洋人同志的交往来维持生活,但两人心中仍旧彼此牵挂。

再次见到何宝荣时,黎耀辉没有想着由头来过;

当初,黎耀辉在父亲朋友的公司上班,因拿了公司的公款后离开公司而与何宝荣来到阿根廷旅行,他们曾经那么的爱对方,甚至以为,只要两人真心相爱,就一定可以携手走完这一生,殊不知,在时间的洪流中,他们还是走散了。

再次见到黎耀辉时,何宝荣再次厌烦了与鬼佬在一起的糜烂生活,开始怀念与黎耀辉一起的平淡幸福。

何宝荣有意与黎耀辉“重新来过”,虽然黎耀辉心中挂念着何宝荣,但也几次三番地拒绝了何宝荣。他害怕何宝荣以后会再次离开他,他也无法再一次忍受失去何宝荣的痛苦。

于是何宝荣有意无意的在酒吧出现,不断的打电话找黎耀辉,等待机会再次对黎耀辉说出那句“由头来过”。

但在某一天夜里,何宝荣踉跄地来到黎耀辉的住处,浑身是伤,原来,他因把洋人送给他的手表转送给黎耀辉而遭到洋人殴打至头破血流,黎耀辉将何宝荣安置在自己的住处,尽心照顾着,在为何宝荣清洗衣物时而拿走了何宝荣的护照,黎耀辉以为这样就能守住何宝荣,留住他那颗生性好玩的心。

黎耀辉仍是忘不了何宝荣的,何宝荣的一笑一颦都牵着他的喜怒哀乐。

图片 2

他无奈的站在车后,看着何宝荣坐上鬼佬的车离去,表情复杂;看到何宝荣与鬼佬拥吻相恋,他无心工作,拍照拍一半就罢工;何宝荣送给他的表,他偷偷捡起,小心的揣在兜里。面对何宝荣的再次勾引,他表现的很抗拒,可内心已默默接收了。

黎耀辉带何宝荣去看医生,治疗,并悉心照顾好何宝荣的生活起居,黎耀辉为何宝荣做饭、擦洗身子,他会为了何宝荣而满怀醋意地阻止他上街,以至于为他买上好几个礼拜的香烟;他会为了何宝荣而拖起疲惫不堪的身子带病为他做饭,仍不忘在炒饭中加入鸡蛋;他会为了何宝荣而用酒瓶子去砸打伤了何宝荣的洋人同志,以至于最终丢了工作。

所以当被揍的鼻青脸肿,双手近乎残废的何宝荣出现在门口时,他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,满脸的心疼和无措。而何宝荣在黎耀辉的拥抱中,双腿一软,彻底跌进了他的怀了。就像一个流浪已久,饥寒交迫的孩子,终于回到家的放松。

两人曾在深夜的厨房里相拥而舞,这段美好的往事一直留在两人的心里。

随着又一次的“由头来过”,影片有了颜色,不再是黑白阴暗的了,变成了暖暖的橙黄色。一如黎耀辉的心情,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何宝荣是他最幸福的时光。

后来,黎耀辉去了一家餐馆当厨师,认识了私自离家出走选择周游世界的小张,(也在餐馆帮工攒钱),何宝荣因为一个电话而怀疑黎耀辉和小张有染,伤愈后的何宝荣又经常上街,同时也令黎耀辉也怀疑何宝荣在外另有新欢,两人之间产生了信任危机,产生了矛盾。

于是何宝荣心安理得的接受着黎耀辉的照顾,接受黎为他洗衣擦澡,半夜起来为他买烟,高烧中起床为他做饭,为他揍了鬼佬失去工作。

何宝荣想要离开,黎耀辉却始终不肯将何宝荣的护照还给他,何宝荣最终选择离家出走,从此两人避而不见。

黎耀辉是典型的外冷内热,不善于表达感情。表面上对何宝荣冷言冷语,一举一动却都透着对何的爱。就如和好的那天晚上,何宝荣说,等我复原了,我们一起去瀑布。黎耀辉冷冷的说,到时再算吧。而当何宝荣快复原时,他或已忘记要去瀑布的承诺了,黎却在工作之余,捧着地图仔细的研究起去瀑布的路线。

黎耀辉在与小张的交往中两人成为了好朋友,在小张攒够了钱即将去美洲的最南端时,两人来到酒吧里喝酒聊天,小张答应把黎耀辉的不开心录在录音机里,带到美洲最南端。黎耀辉感到心里难过,却又难以说出口,最终,当小张到了美洲最南端的时候,打开录音机听到的却只有哭声和哽咽声。小张走后,黎耀辉为了筹钱返回香港,又转去了一个屠宰场里工作。

二人再次分手的过程,影片拍的不是很直接,似乎是小张的出现导致了二人感情的裂痕。其实不然。小张只是个引子,而真正的原因还是如故,何宝荣的不安分和黎耀辉的不安。

影片的最后,何宝荣回到了黎耀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旧居里,却发现黎耀辉早已离开此处,只有那盏瀑布灯和自己的护照留在桌上。荣打扫了房子,用毛巾擦洗着地板,像从前黎耀辉一样,买了好几个礼拜的烟,整齐的罗列在桌子上,床头上,柜子里,似乎黎耀辉从没离开过一样。

影片中二人第一次吵架,黎耀辉回到家发现何宝荣翻过抽屉,他立刻敏感的意识到何在找护照,那本他故意藏起来期望拴住何宝荣的护照。何抵死不认。镜头一切,却是何宝荣又在衣柜中翻箱倒柜的找东西。很明显,何宝荣已经厌倦了这份黎耀辉带给他的安定,他又开始不安分了。他想出街,想结识新鲜的男友,所以他偷偷摸摸的找护照。其实影片在前面已经给了暗示,何宝荣在赌马赢了去兑奖的途中,被一个鬼佬所吸引,回头迟疑了一下,才匆匆离去。从那时起,他的心就又开始蠢蠢欲动了。虽然随后是厨房拥舞的浪漫,黎为何报仇以及何在车站等黎下班的温馨,但这些都扭转不了何宝荣再次离开的结局。

何宝荣在两人曾经住过的房子里住了下来,只是再也没有人会为他做饭、擦身、晒被子,再也没有人同他吵架、斗嘴,再也没有人满怀醋意地阻止他上街,再也没有人陪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住房的小厨房里,款款起舞,深情相拥。

所以说,小张的出现只是个引子。二人似乎是在为小张而吵架,何宝荣似乎是在吃醋,黎耀辉似乎是移情别恋,但这一切都是表象。黎耀辉和小张只是朋友,或许在二人告别前那个拥抱中有着某种情愫,但至少这时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。黎的暴躁只是因为他发现了何再次离去的端倪。随后黎耀辉发现打电话回家,何宝荣不在;晚上匆匆回家,只有空荡荡的房间。黎耀辉知道,这段与何宝荣的春光即将接近尾声了。他很无奈,却扼不住命运的咽喉。

何宝荣修好了坏掉的瀑布灯,突然发现瀑布下,站着两个人。何宝荣知道此生再无望找到黎耀辉同他讲“重新来过”,只能抱着黎耀辉留下的被子在狭窄的房间里失声痛哭。

他买回大量的烟,他拒绝归还何宝荣的护照,他每次出门时都好想买把锁。他竭尽所能的想挽留住这次的何宝荣,但一切都是徒劳。

黎耀辉在屠宰场攒够了钱,决定返回香港,在回香港之前,黎耀辉开着车去寻找那条伊瓜苏瀑布,最终来到瀑布下,心中无限伤感,原本是一场两个人的旅行,却只有一个人到达了目的地。他决定返回香港,途中去了小张的家,没有见到小张,却见到了小张,却见到了小张的父母,并有所感悟:一个人要想在外开开心心地流浪,就要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。

又一次的,何宝荣摔门而出,春光连尾巴都不留的逝去了。

当初,黎耀辉以为藏起何宝荣的护照,就可以将何宝荣守在身边,可他最终还是输给了命运的捉弄。

黎耀辉泛舟海上,心如死灰。影片的画面变成了忧郁的蓝色。

倘若,那个时候,何宝荣能够明白黎耀辉的心意,好好珍惜,又或者,黎耀辉仍能一心一意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等着何宝荣,那该有多好,当然,这只不过是时间的一场捉弄罢了。

在与小张分别后,在经历了一段糜烂生活后,黎耀辉终于攒够了回香港的钱。

若那时,选择的是你,是我,我们又该做何选择?我们终究只是一群看官罢了。

回香港之前,黎去了一次瀑布。站在瀑布下,他在四溅的水花的掩饰下泪水滂沱。他始终觉得,站在瀑布下的,应该是两个人。而此时的何宝荣,却又在何处呢?

若那时,我若懂你,你若等我,该有多好。

他又一次厌倦了漂泊,想再次回到黎耀辉身边。可推开房门,那个曾充满二人快乐时光的小屋里已是物是人非。屋里的时钟从23:59跳到0:00,一切又周而复始,回到起点。可这次的起点,只剩何宝荣一人。

何宝荣拆开黎耀辉买来的香烟,表情认真的仔细摆好。他穿着黎的拖鞋,将屋里收拾整齐,又仔细的擦净地板,然后坐在门口,静静地等着黎回来。却在空荡荡的走廊中,剩下了一脸落寞。

不管是第几遍《春光》,每每看到这里,我都泪如雨下。

何宝荣修好那盏象征二人爱情的台灯,突然发现,瀑布下站着的是两个人。他突然明白了什么,抱着毛毯蜷缩在黎耀辉睡过的沙发上,失声痛哭。

我想,看到这里,每个人都会彻底原谅这个像孩子般痛哭的何宝荣。尽管他自私、懒惰,次次说走就走,说来就来,毫无忌惮的伤害着深爱他的黎耀辉,但这时,没有人怨的起他。所有人都相信,这次何宝荣是真的漂泊累了,是认真的想跟黎耀辉由头来过了。他终于懂得了珍惜和内疚,可春光已逝,一切不再了。

本文由金沙棋牌官网平台发布于明星八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盘点华语圈令人回味无穷基情电影,你若等我